看到这份奏折,康熙未许。

同年八月,康熙帝派李陈常出任两淮盐运御史

。这样一来,就彻底断绝了李煦和曹家借盐税补织造局窟窿的念想。

这也许就是《红楼梦》,贾府与王家同时倒霉的根源。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地瓜追影】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免费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地瓜追影】从此追剧不是梦~

==================>>>>>>>>>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看过《雍正王朝》的都有印象,四阿哥在即位前就已经开启了清理亏空模式,李煦自然倒霉。《在亭丛稿》记载,查明李煦历年亏空织造府帑金四十五两,康熙六十一年李煦曾经上奏皇帝,请以逐年完补。雍正将其罢官,将家产抵扣十五万两白银,两淮盐商“感念其德”替他补了三十多万两的亏空。由此可见,织造局与两淮盐运使之间不离不弃的关系,基本就是贾母与林黛玉关系的真实写照。


按说此事应该就此作罢,李煦还能逃过一劫。雍正元年,接任苏州织造的胡凤翬又查出李煦还有六万三百五十两的银子没有入库。雍正直接没收了他的全部家产,将其房屋赏给年羹尧。


雍正五年,李煦的案子终于审查清楚了,不料爆出了新的大瓜。刑部在《内务府总管允禄奏刑部李煦为胤禩买女子罪名摺》中,揭发出李煦的重大过失。胤禩(八阿哥)因阴谋夺位政变被废为庶人,被雍正改名为“阿其那”。

李煦在任期间,曾经强买苏州女子送给“阿其那”。


这项李煦相对熟悉的“秘密业务”直接成了一道“催命符”。于是,李煦的经济问题升级为政治问题,刑部经过集体讨论得出意见,判斩监候,秋后处决。雍正大手一挥,宽免处斩,发往打牲乌拉,李煦贫病交加很快就死了。

同年十二月,江南总督范时绎将曹頫、李煦家中财物“固封看守,并将家人立即严拿”。

此时的曹雪芹正值十三岁,这就是宝哥哥少年时期的实际遭遇。


白羽点评:织造局负责监视浙江、苏州、山东、江西等地,手伸得很长。李煦、曹寅等人年年还要给皇帝进献“贡礼”,经费又从哪里出?这么一大把花销算不算“亏损”?封建专制下宫廷角逐中,伴君如伴虎,以前的“功”很容易变成罪。时光交错,岁月荏苒。在汹涌而来的政治风雨中,唯有以缂丝为生的匠人始终巍然不动,将技艺凝结与织物,在各自的机缘中,织造、消耗、授业。在经纬交织之间,是大师良匠的谦卑、敬畏。缂丝之技,全由人力,一经一纬,梭织刻镂。峰回路转,丝镂绵延,希望这份传承了千年的殚精竭虑,能够借由新时代的传媒,让人在智能时代感受手艺之美,让古老的手艺在传承中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