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他所执导的电影《野马分鬃》一样,90后导演魏书钧以一种自由、桀骜的姿态闯入了华语电影圈,带来一股崭新、明锐的力量,影片将于11月26日在全国上映。在这部自传体电影中,有着魏书钧本人30%至40%的真实经历,带着一种成长的野性,却又不乏青春的共鸣。而魏书钧则相信,电影的命运在延展和生长,不再局限于自己的人生故事,此时回望影片所记录的那段大学毕业的时光,魏书钧早已不像主人公那般叛逆和迷茫,反而有了一种混沌逝去的伤感。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地瓜追影】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免费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地瓜追影】从此追剧不是梦~

==================>>>>>>>>>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看似温和的魏书钧,骨子里却“自有一番主张”,这可能来自于他从很小就习惯于反思和思索,而拒绝所有的惯性思维,而正是这种不走寻常路的性格,使得他作为如此年轻的导演,却能在影片中娴熟地呈现出丰富的意象,拍出了“不一样”的电影,甚至成为了戛纳电影节的常客。

2018年,魏书钧的研究生毕业短片《延边少年》获得第71届戛纳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特别提及奖;2020年6月,他执导的剧情片《野马分鬃》入围第73届戛纳电影节;2021年6月,他执导的剧情片《永安镇故事集》入围第74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而魏书钧的名字在这两年的平遥影展、First影展也是焦点,他因作品获奖而被频频提及,已然成为业内被寄予厚望的“导演新星”,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魏书钧本人对此则是一副淡淡的神情,称自己未来只是希望能把创作做得更好。

即将毕业时的心态很像“野马分鬃”

不太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电影《野马分鬃》由阿里影业“可能制造”出品,曾受邀参展伦敦、釜山等国际知名电影节,并在平遥国际电影展、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荣获多项荣誉。2020年,影片入围第73届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成为唯一入选2020年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的华语电影长片。此外,主演周游也凭借此片获得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电影讲述了录音专业的阿坤在大四即将毕业的时候,买了一辆二手吉普车,他一心要开去内蒙古的“远方”,但也许那只是一种逃避,在这个城市里,他保留着内心的“野性”,不肯被驯服,但是,他为此却要付出代价——毕业受阻,与女朋友面临分手,在“学生剧组”里遭遇着种种不靠谱,与母亲的关系面临破裂,因为酒驾被吊销驾照,进拘留所……在即将走上社会的时间节点上,他面临着各种不友好的未知事件,最终,他被剃去了一头长发,又卖掉了二手吉普车,而这辆吉普车则被卖到了内蒙古,替他完成了草原上的驰骋。

这个故事是魏书钧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根据自己的经历,突然聊到的,“我毕业时确实买了一辆吉普车,也因为吉普车经历了一些事,这是真的,车被卖到草原也是真的,我当时就想象着这辆车最终到达了草原上是什么样子,是什么状态,觉得很有意思。”

虽然影片有自传体的性质,但魏书钧认为,电影里真正可以对照的现实性和自传性大约有30%至40%,主人公阿坤酷似“野马”的发型魏书钧也曾经留过,“年轻时没想过好不好看,就想要与众不同,要跟别人不一样”。

而这样的发型就像是阿坤的内心一样叛逆,与周围所有的关系格格不入,魏书钧觉得阿坤的状态很像是草原上野马疾驰时分开的鬃毛,体现了一种生命的律动,“就像我们毕业时真正开始面对成人世界的时候,不太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于是便有了“野马分鬃”的片名和意象,也使得这部影片在情节曲折之中让人感到轻松、反讽之中又有伤感,有个体的真实,又有普遍的社会性,成为了区别以往的青春故事。

《野马分鬃》的故事背景发生在大约十年前,魏书钧是否担心如今年轻人的关注点已经有所不同?魏书钧认为,即便观众跟片子里的成长背景可能不一样,但青春的味道是相似的,“一个好的青春片是抓到了青春本质的东西,环境会变,时代精神是有区别的,但青春本质的东西一直存在”。

电影中的主人公种种出格,生活中的魏书钧并不叛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