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书钧(右一)在《戈壁母亲》中饰演小钟杨到了考大学的时候,他被中传招生简章上录音专业的图片吸引,觉得戴着耳机推调音台的师哥“帅爆”,加上从小学习古典音乐,于是报考了录音专业。他在大学里帮人拍片,做场记、副导演,大量观影,开始真正确定了自己的导演梦想。在学校里,魏书钧不算是个让人省心的学生,还一度差点毕不了业。他电影里表现出的那股子自由和野蛮生长的劲儿,倒是片如其人的真实可爱。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地瓜追影】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免费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地瓜追影】从此追剧不是梦~

==================>>>>>>>>>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野马分鬃》不是他第一次和戛纳结缘,2018年,他的研究生阶段毕业作业《延边少年》,入围了当年戛纳的短片单元并获得特别提及奖。在那部短片中,朝鲜族少年驾着摩托离开村庄,想去国界线的另一边看看,但又因封路而退缩了回去。《野马分鬃》之后魏书钧又拍摄了下一部长片《永安镇故事集》,再度入围戛纳的导演双周单元。电影里有个想要走出永安小镇的老板娘,满心悸动,限于囹圄。

《永安镇故事集》海报心向远方而终不能抵达,仿佛成为魏书钧创作中一以贯之的某种主题,调侃与自嘲之下,他的电影又统一地传达出一种幽深的伤感与虚无。入选戛纳的那一年,电影没能好好和观众见面。对魏书钧来说,这好像一个“放了半场的礼花,听见响动,却没有绽放”。11月26日,《野马分鬃》在全国上映,算是一场迟来的花开。在此之前,澎湃新闻记者和这个已经诸多荣誉加身的导演新秀聊了聊他的电影之路。

2021年10月,平遥国际电影展,魏书钧凭借《永安镇故事集》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导演、青年评审荣誉最佳导演。【对话】从童星到导演,不是“戛纳嫡系”

澎湃新闻:你入行挺早的,从童星演员,到学录音这种技术类的工种,到成为导演,这个过程中一路对电影的认知是怎样的?

魏书钧:小时候以演员的身份演过几个戏,那个时候不会说有多深远的影响,就对他们工作的氛围挺喜欢的,但年龄小,从演员的角度去看到一些很有限的,但接触了这些拍戏的哥哥姐姐,他们有时候就推给我一些电影让我看,我在高中的时候看《教父》《放牛班的春天》这些电影,那个时候算是受到了一些启蒙,可能也看不太懂,但觉得那东西挺好玩的,同时我因为从小在剧组的经验,好像觉得我知道它怎么拍出来的,有这种感觉。

上大学以后,看的片子比较多,有相关的课什么的,我们学校的氛围,大家看电影还挺多的,我看着就觉得自己挺想做这个事。我上学那个时候,刚好赶上了5D2的兴起,所有人都可以拿小机器去拍短片,逐渐也萌生了一些自己拍东西的想法,但我最早拍东西也不是纯粹的故事片,就是一些小的VCR,慢慢的拍得多了,就能接一点小广告的活儿,有时候去给人家做助理、做场记什么的,加上原来有一些摄制组工作的资源,于是又开始接触片场,积累了一些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