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蘭大俠壹個神乎其神的悍匪,之所以稱他為呼蘭大俠想必是因為他從來沒被抓到過,而他剛好出現在哈爾濱北部的呼蘭縣,當地甚至流傳有位呼蘭大俠,專殺惡人、惡警。故事流傳甚廣。關於呼蘭大俠的資料小編也從網上搜集了壹些,資料正確性無法保證,請諒解。

中國十大悍匪呼蘭大俠

呼蘭大俠的作案記錄


1986年3月28日夜 黑龍江省呼蘭縣公檢法家屬樓有52人慘死家中,均是壹刀致命。其中,27人為公檢法的工作人員,其余25人是其家屬(包括老人、婦女和兒童)。兇手,用匕首,在死者家中的墻上,留下名號——“呼蘭大俠”。


在這個平靜的小縣城,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縣公共安全專家局,迅速勘察、封鎖現場,並立即向上級通報。

同年,4月2日,328專案組正式成立,共計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來的專家組,省廳的骨幹力量,以及全國各地的精英)。

經過兩年多(確切的說,是兩年六個月二十三天)的調查、取證、研究、分析、排查、走訪,專案組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案情毫無進展(此後,該案永久封存,停止壹切調查。)。

1986年4月6日夜(也就是專案組成立的第4天),北京方面派來的痕跡鑒定專家趙某、王某,在呼蘭縣公共安全專家局招待所被殺。縣公共安全專家局副局長鄭某及其**隊的3個**,慘死家中,連帶家屬4人。另,兩個專案組成員(職務不詳),在住所被殺。案發現場,墻壁上,四個字——“呼蘭大俠”。(與328案件相同,兇手為壹人作案。刀法純熟,壹刀致命。)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間,在呼蘭、哈爾濱、阿城三地,先後有人遇害。其中,**37人、**12人、及其家屬56人。與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並非死於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兇手從身後偷襲,壹刀刺穿頸部,而後,兇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號。經刀痕比對、鑒定,多次兇案的兇器為同壹把匕首,也就是說……

壹時間,整個黑龍江省的police,沒人敢穿警服上班。在這段危險時期,公共安全專家幹警給老百姓壹種很“休閑”的感覺(都穿便裝)。呼蘭縣公共安全專家局某退休領導,曾揚言,“別說抓到兇手。誰能提供兇器(那把匕首)的線索,我個人,懸賞10萬元!”同年9月26日,這位領導慘死家中。兇手,用匕首,在墻上留下壹行字,然後,將匕首紮進墻裏,“楊局長,妳太令我失望了。這把刀,還是留給妳們作紀念吧!”從此,呼蘭大俠,銷聲匿跡,棄刀歸隱。

呼蘭大俠參考資料及網友評論

呼蘭大俠之迷關東自古出響馬,東北從來產豪傑。黑龍江省呼蘭縣(現已劃為哈市的壹個區),位於哈爾濱之北,呼蘭河畔。呼蘭是著名女作家蕭紅的故鄉,她的不朽名作《呼蘭河傳》,描寫的就是上世紀初的關東小城風物。呼蘭這座人傑地靈的古城,前些年又出了壹位佐羅式的“恐怖分子”,人稱呼蘭大俠。

故事很簡單:大約20年前,呼蘭出現了連環殺人案,間隔時間很長,約壹年半載才殺壹個人,累計死了二十余人,都是警察!從八幾年到94年左右消失,(據說是最後壹次殺錯人了)查不出兇手,都是逢年過節的晚上,槍殺的。據說,20年前的呼蘭很亂,尤其是警察,欺男霸女,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要不老百姓也不會稱兇手為“呼蘭大俠”。死的多數是派出所當官的,據說兇手可能也是警察,反偵察能力很強。

經過兩年多(確切地說,是兩年六個月二十三天)的調查、取證、研究、分析、排查、走訪,專案組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案情毫無進展(此後,該案永久封存,停止壹切調查。)。此人大約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舉義,用手槍暗殺作惡多端的公檢法分子,至九十年代中期,大約殺掉了十幾個。據說這位大俠殺人要精挑細選,想除掉的都是民憤極大的敗類。他晝伏夜出,耐心跟蹤暗殺目標,等到僻靜之處,果斷出手,壹槍斃命。

殺第壹個警察的時候,他在屍體上留了壹張紙條,上寫“呼蘭大俠”。以後壹連幾年,他每年都要殺上幾個,從未失手。當地流傳著民謠:“呼蘭大俠,走遍天涯;為民除害,專殺警察!”

對於這樣壹個民間俠客,當局極為重視,中央公安部壹個專案組駐紮呼蘭多年,專門偵破此案。可小城十幾萬人口,差不多逐個過了篩子,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呼蘭大俠作案多起,按說不可能沒有壹點蛛絲馬跡。當局破不了案,首先說明大俠本人特別精明,把活兒幹的幹凈利落;其次說明廣大人民群眾包庇袒護大俠,不願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線索。還有人猜測呼蘭大俠本人便是警察,所以他的反偵察能力極強。

據說呼蘭大俠的最後壹次行動,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壹天夜裏。他跟蹤壹個敗類刑警,等該刑警騎車到家門前下車的時候,他在背後開槍行刺。這名刑警經驗豐富,聽到身後有動靜,沒回頭立即拔槍,朝響槍的方向還擊。兩個人同時負傷,警察倒地,大俠遁去。案發後,當局動用警犬沿血跡追蹤,連人帶狗壹通折騰,竟然還是壹無所獲。但從此以後,大俠未再出現過。至今接近十年,呼蘭大俠銷聲匿跡。

壹個大俠倒下去了,更多的大俠站起來。外地市縣的很多義士假借呼蘭大俠的名義,在當地殺貪官除匪警,讓腐敗官僚人人自危。呼蘭縣有壹個叫李方和的工人,以呼蘭大俠為榜樣,公開成立“反腐敗熱線”,利用合法的手段同貪官汙吏做鬥爭,升華了呼蘭大俠的反暴政精神,被人民群眾稱為公開的呼蘭大俠(媒體就這樣直接稱呼他)。

1986年3月28日夜 黑龍江省呼蘭縣公檢法家屬樓當晚,有52人慘死家中,均是壹刀致命。其中,27人為公檢法的工作人員,其余25人是其家屬(包括老人、婦女和兒童)。兇手,用匕首,在死者家中的墻上,留下名號——“呼蘭大俠”。

在這個平靜的小縣城,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縣公共安全專家局,迅速勘察、封鎖現場,並立即向上級通報。( 淡雅昧道 : 確切數字是12個人 第十三個失手了 從此銷聲匿跡了那第十三個人就是我美術老師的同學的父親 所以對這個事有壹些確切的了解)同年,4月2日,328專案組正式成立,共計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來的專家組,省廳的骨幹力量,以及全國各地的精英)。(哈爾濱武警呼蘭:不要聽他們瞎說,本人就在那裏當兵。抓了幾年呼蘭大俠。沒他們說的殺那麽多人。當是屠宰場哪。的確是殺**及其家屬連小孩也不放過。殺了10多人吧。刀口下逃生的小女孩也該30左右歲了,希望她以後幸福。)

(說的是過於誇張了。其實當年殺了6個人,被害人也確實都是公檢法三機關的,當時很震驚,國家也派了專案組,此人據分析是對壹些情況不滿造成心理扭曲。我親戚是在公安局,內部事實是當時已經確定此人是公檢法內部人。當年還沒有禁槍令,每個公安都配備槍支,並且都有自己的槍號,並且每把手槍都做過彈痕測試,所以當年案發現場留下來的彈痕確定此槍是多年前丟失的手槍。但是由於驚動了公安部,並且已經確定是內部人所謂,所以導致殺害個人人後就消失匿跡了,雖然當時已經把嫌疑人範圍縮小了很多,但是由於都沒有作案時間,且根本就沒有留下更充足的證據,所以此案到現在依然沒破,還是掛牌的重大懸案。至於LZ說的那些就像當年阿城的刨根案件壹樣,被人們傳的變味了)

經過兩年多(確切的說,是兩年六個月二十三天)的調查、取證、研究、分析、排查、走訪,專案組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案情毫無進展(此後,該案永久封存,停止壹切調查。)。1986年4月6日夜(也就是專案組成立的第4天),北京方面派來的痕跡鑒定專家趙某、王某,在呼蘭縣公共安全專家局招待所被殺。縣公共安全專家局副局長鄭某及其**隊 的3個**,慘死家中,連帶家屬4人。另,兩個專案組成員(職務不詳),在住所被殺。案發現場,墻壁上,四個字——“呼蘭大俠”。(與328案件相同,兇 手為壹人作案。刀法純熟,壹刀致命。)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間,在呼蘭、哈爾濱、阿城三地,先後有人遇害。其中,**37人、**12 人、及其家屬56人。與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並非死於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兇手從身後偷襲,壹刀刺穿頸部,而後,兇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 號。經刀痕比對、鑒定,多次兇案的兇器為同壹把匕首,也就是說……

壹時間,整個黑龍江省的******,沒人敢穿警服上班。在這段危險時期,公共安全專家幹警給老百姓壹種很“休閑”的感覺(都穿便裝)。呼蘭縣公共安全專家局某退休領導,曾揚言,“別說抓到兇手。誰能提供兇器(那把匕首)的線索,我個人,懸賞10萬元!”同年9月26日,這位領導慘死家中。兇手,用匕首,在墻上留下壹行字,然後,將匕首紮進墻裏,“楊局長,妳太令我失望了。這把刀,還是留給妳們作紀念吧!”

東北有句順口溜:矬子心裏三把刀,矬子鬥不過水蛇腰;水蛇腰玩不過獨眼龍,獨眼龍狠不過瘌痢頭。意思是說這些人壹個賽壹個的是厲害主兒,難纏的很。

從星象上講,外形異常的人往往天賦異稟,最好不要和這些人來往。傳說中的東北呼蘭大俠就是獨眼龍,此人從1997年開始專門在呼蘭河牡丹江壹代殺富濟貧,每每在深夜潛入貪官汙吏的私宅,手刃官僚,劫得錢財送到貧民區。1999年被黑龍江警方大舉追逐,躲到河北省唐山避難,在壹家東北人開的歌廳裏護場子,確實心狠手辣。在中國黑社會的歷史上,唐山是不該被忽視的城市。唐山大地震後的第三年,那是我第壹次出遠門;我老爸帶我去尋找他原來的勤務兵,我們父子兩個到達唐山的那個早晨,在壹家買油條豆漿的早點鋪裏親眼看見幾個人暴打壹個掛單的中年男人。

那年的唐山壹片廢墟,烏煙瘴氣,我剛記事,看著那個男人被壹群人踢得七竅流血,恐慌到極點。不過是因為排隊加塞而已。1983年夏天,鄧公的車隊從北京去夏都秦皇島避暑辦公,那時沒有京沈高速,唐山是必經之路。車隊走到唐山市古冶區,開路的警車被幾十名手揮菜刀的歹徒圍攻,警察當場被砍死兩人,警車被砸毀,鄧公的紅旗雖有警衛的身體保護,也被沖擊達半小時之久。直到火速調來唐山本市的公安局長,歹人才散去,臨了給鄧公撂下壹句話:“今天給局長個面子,不給北京面子。”就因為開路的警車不懂歹人過路交費的規矩。1983年全國範圍的第壹次“嚴打”就從剿滅唐山“菜刀隊”開始,那壹年涉案有菜刀沒菜刀的菜刀隊員600多人被迅速判處死刑,公審之後拉到唐山郊區嶽各莊煤礦塌陷區就地正法。

站在今天的高度看,1983年的嚴打在法律上由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執行的仍然是文革時期的舊刑法,比如壹個倒黴的偷雞賊,只偷了別人五只雞就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壹個喜歡和女人開玩笑的小夥子跳上女人自行車後座摟人腰,以強奸罪判處死緩,等等。嚴打後的唐山風聲鶴唳,老人們見面的問候語迅速成為:“妳家老二沒事吧?”

有了這些鋪墊,呼蘭大俠栽在唐山也就不足為奇。快到1999年年底的時候,歌廳來了幾個拿槍敲詐老板的唐山本地黑道馬仔,說是黑道大叔派來收集年關費,老板還沒表態,大俠和兩人就過起招來,三兩下就折了兩人的胳膊腿兒。這邊正為樹起東北人威風喝酒呢,外面轟轟來了兩個中巴30多人,清壹色的土制手雷,半新半舊的半自動步槍頂著大俠的腦門,把他押到壹座廢棄的煤礦巷道裏,纏上眼睛綁上手往裏面壹塞,用炸藥炸毀洞口,呼蘭大俠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唐山。從此,呼蘭大俠,銷聲匿跡,棄刀歸隱。(此案至今未破,無法確認該人的真實姓名。)

呼蘭大俠是真的嗎

版本1

大約20年前,呼蘭出現了連環殺人案,間隔時間很長,約壹年半載才殺壹個人,累計死了二十余人,都是警察!從八幾年到94年左右消失,(據說是最後壹次殺錯人了)查不出兇手,都是逢年過節的晚上,槍殺的。據說,20年前的呼蘭很亂,尤其是警察,欺男霸女,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要不老百姓也不會稱兇手為“呼蘭大俠”。死的多數是派出所當官的,據說兇手可能也是警察,反偵察能力很強。

版本2

別亂說我就是呼蘭人,大俠當年沒殺過老百姓,也沒像妳們說的那麽誇張。聽上壹輩人說。當年大俠只殺了7個或者8個警,察我記不清楚了。此事驚動了公,安部,中央都下來人調查,結果到現在也成了懸案。當時所有警車全部在警局待命不準單獨出去,壹律不準著裝。通過刑偵手段描述此人身高約180CM左右,身材魁梧。此人反偵察能力極強,傳說可能本人就是警察內部人員。當時百姓無不拍手叫好,後來編成順口溜“呼蘭大俠專殺警察”等等。我就記得這些了。那個時候我才幾歲而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施愛東2014年在《民族藝術》上發表學術文章:《“呼蘭大俠”:被謠言神化的變態殺手》,采訪了有關人員,認為:呼蘭縣1987年曾經發生數起針對警察的兇殺案,由於案件未能偵破,官方沒有公開案情,導致信息市場完全被謠言所占領,兇手被傳成“呼蘭大俠”,甚至連警察內部乃至警官文學也采用這壹稱謂。

各種想象、猜測、分析、印象被當成內幕消息廣為傳播,由此滋生了各種互相矛盾的說法,這些說法既體現了謠言的無序和多樣,又在多樣中凸顯出主流敘事及其規律。謠言往往以誇張的數據來形容兇案的慘烈、以矛盾的作案風格來塑造兇手的神秘、以社會風氣的好轉來佐證殺警的“合法性”、以提高受害者官階的方式來滿足謠言家的仇官心理、以警察的謹慎和膽怯來反襯其平日裏的威風八面。而謠言壹旦進入公共領域,就必須經受社會倫理的考量,謠言要將兇手奉為大俠,就必須對受害者進行汙名化處理,如此才能彌補謠言的倫理缺陷。

真實的呼蘭大俠是怎樣?

呼蘭大俠其實沒有傳說中殺的人那麽多,不過卻是確有其人,第壹起的殺人事件應該是在1987年6月份,雖然警方封鎖了消息還是傳開了,10月份又有壹位派出所的所長被殺,連續作案好幾起,直到1991年呼蘭大俠沒有再作案了。

呼蘭大俠可能是壹個當地人,殺的又都是警察,有很強的反偵查意識,所以有人就懷疑呼蘭大俠可能是警察人員,但是案件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兇手也不能對呼蘭大俠又壹個定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