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00多年前,北京城曾經發生了壹起大爆炸事件,這次爆炸原因不明、現象奇特、災禍巨大、死傷慘重是“乃古今未有之變也”。人類歷史上曾發生過許多次驚心動魄的災難,但都莫過於解不開的自然災難之謎,被人們稱為世界三大自然未解之謎的是(1)3000多年前印度“死丘”事件;(2)1908年6月30日俄羅斯西伯利亞通古斯大爆炸;(3)1626年北京王恭廠大爆炸。這三大事件發生的原因引起人們濃厚興趣,科學家進行了深入研究,但至今仍是莫衷壹是。


1626年明代北京天啟大爆炸之謎


神秘的爆炸


明代自永樂年起火器制造就有了很大發展,駐守京城的京軍所設三大營(五軍營、三千營、神機營)中神機營是明軍主力部隊,配備有當時最先進的火器和最強的兵力,為此明末的北京城內先後設立過6處火藥廠局,凡是京營火器所需的鉛子、火藥都是由王恭廠預造,以備京營來領用,可見王恭廠當時是作為工部制造、儲存火藥的火藥庫。


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9時(即明熹宗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巳時),位於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廠火藥庫發生了壹次離奇的大爆炸事件。這次爆炸範圍半徑大約750米,面積達到2.25平方公裏。王恭廠所在位置是:(見[明]張爵《京師五城坊卷胡同集》)大約今西城區新文化街以南、象來街以北、鬧市口南街以東、民族宮南街以西的永寧胡同與光彩胡同壹帶。關於大爆炸的情況,在《明實錄·熹宗實錄》、《國榷》、宦官劉若愚所著《酌中誌》、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識略》中都有記載,尤其是根據當時屬於官方的、相當於現在政府新聞公報性質的邸報底本,佚名抄撰《天變邸抄》對王恭廠災變記述極為詳細。這部著作是最早記述王恭廠災變的著述,有很高的史料價值,流傳於明朝天啟末年。其影響之大就連明代佚名小說《梼杌閑評》第四十回中也把這壹事件寫進了小說的情節之中。


《天變邸抄》對這次災變的描述是: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啟丙寅即天啟六年),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動蕩。須臾,大震壹聲,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沈。東自順城門大街(今宣武門內大街),北至刑部街(今西長安街),西及平則門(今阜城門)南,長三四裏,周圍十三裏,盡為齏粉,屋以數萬計,人以萬計。這次爆炸中心的“王恭廠壹帶糜爛尤甚,僵屍層疊、穢氣熏天……”


1626年明代北京天啟大爆炸之謎


正在爆炸中心範圍內,走在街上的官員薛風翔、房壯麗、吳中偉的大轎被打壞,傷者甚眾,工部尚書董可威雙臂折斷,禦史何廷樞、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兩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楊總兵壹行連人帶馬並長班關7人沒了蹤影。承恩寺街上行走的女轎,事後只見轎俱被打壞在街心,女客和轎夫都不見了。更有甚者,炸飛的“大木遠落密雲”,石駙馬大街上有壹5000斤重的大石獅竟被擲出順成門(今宣武門)外。中心區以外也受到強烈的沖擊波影響,皇上感到大震,起身便沖出乾清宮直奔交泰殿,(情急間)“內侍俱不及隨,止(只)壹近侍掖之而行”,這時“建極殿檻鴛瓦飛墮”,正中近侍頭部、腦漿迸裂,而“乾清宮禦座、禦案俱翻倒”,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墮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小說《梼杌閑評》第四十回對這次爆炸的描繪是:到了五月六日巳刻,京師恰也作怪——京城中也自西北起,震天動地如霹靂之聲,黑氣沖天,彼此不辨。先是蕭家堰,西至平則門、城隍廟,南至順城門,傾頹房屋平地動搖有六七裏,城樓、城墻上磚瓦如雨點飛下……


詭異的“脫衣”現象


王恭廠災變發生在300多年前,今人已經無法重現當時的景象,由於前人對科學的認知不像今天那樣深刻,對於某些還不能解釋的事情具有恐懼心理或是出於某種動機,像對於魏忠賢之流的仇恨,會借助災禍來表達壹種“天怨人怒”的心情,可能要加以渲染,誇大其神秘、奇異的成分。但那時的多種史料都作了類似的記載,可見像“脫衣”這樣奇異的現象確實是存在的。


“所傷男婦俱赤體,寸絲不掛,不知何故”(《天變邸抄》)。“凡死傷俱裸露,員弘寺街轎中女赤體無恙”(《國榷》)。“木石人復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數,人以百數……死者皆裸”(《帝京景物略》)。足見“脫衣”現象是大爆炸中的壹個顯著特點。


由於放射狀沖擊波產生了難以想象的力量,強勁的氣流使“脫下”的衣服飄掛西山之樹,昌平教場衣服成堆(《國榷》),“衣服掛於西山樹梢、銀錢器皿飄至昌平閱武場中”(《綏寇紀略》)。


雖然爆炸後沖擊波是向四面擴散的,但從記載中看,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廠中心區內,如石駙馬大街到工部衙門壹帶是官府衙門集中的地方。爆炸後“官員人象等死傷者難以計數”,沖擊力量在東、西和北三個方向,以東面和北面更強壹些,惟獨絲毫未提及南面。


災變成因眾說紛紜


對於王恭廠特大爆炸,幾百年來壹直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說是火藥自爆、也有人認為隕星墜落,認為隱火山熱核強爆有之,認為是由地震、火藥及可燃氣體靜電爆炸同時作用亦有之,更有甚者,認為是外星人入侵、UFO降臨等。但每壹個觀點都沒有擺出無可辯駁的證據,使人完全信服。


目前北京城正在大規模的舊城改造中,原明代王恭廠(註:吳長元《宸垣識略》:明火藥廠今廢,有前、後王恭廠胡同)遺址所在區域也在舊城改造範圍內,如何保護遺址,在故址地層建設勘探中是否能夠找到某些尋找王恭廠大爆炸的實證,是揭開王恭廠大爆炸神秘面紗的關鍵。在近年城市開發中並沒有得到來自這方面的消息,那麽有關部門是否應該予以關註,是很重要的。也許有壹天記載北京史上這壹段離奇的災害將會寫上新的壹筆。


1626年明代北京天啟大爆炸之謎


王恭廠大爆炸,史稱天啟大爆炸或王恭廠災,為1626年5月30日(明朝天啟六年五月初六),端午節次日上午9時,北京西南隅的王恭廠火藥庫附近區域發生的離奇爆炸事件,造成半徑達750米、面積達2.25平方公裏的爆炸範圍及2萬余人的巨大死傷。據後人估算,此次爆炸的威力約為1萬至2萬噸當量的黃色炸藥(TNT)(相當於廣島原爆)。


由於提及王恭廠事件的古書均記載了巨大聲響傳播百裏、天色昏黑如夜、屋宇動蕩、靈芝狀煙雲等疑似由強烈地震、龍卷風、隕石、甚至超自然力量才有可能產生的離奇現象,單由火藥庫爆炸是不足以造成的,再加上事件發生後,爆炸範圍附近的傷者和屍首皆發生衣服被卷去而致全身赤裸、壹絲不掛的怪況,更給此災變蒙上了壹層神秘色彩。


王恭廠概述


王恭廠是工部制造盔甲、銃炮、弓矢、火藥的兵工廠暨火藥儲存庫,總人數約70至80人。明代自永樂年起火器制造就有了很大發展,駐守京城的京軍所設三大營(五軍營、三千營、神機營)中神機營是明軍主力部隊,配備有當時最先進的火器和最強的兵力,為此明末的北京城內先後設立過6處火藥廠局,凡是京營火器所需的鉛子、火藥都是由王恭廠預造,以備京營來領用,可見王恭廠當時是作為工部制造、儲存火藥的火藥庫。方位大約在今西城區新文化街以南、象來街以北、鬧市口南街以東、民族宮南街以西的永寧胡同與光彩胡同壹帶。


事件經過


據當時的參考消息《天變邸抄》描述:“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動蕩。須臾,大震壹聲,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沈。東自順城門大街(今宣武門內大街),北至刑部街(今西長安街),西及平則門(今阜成門)南,長三四裏,周圍十三裏,盡為齏粉。屋數萬間,人二萬余,王恭廠壹帶糜爛尤甚。僵屍重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從辨別街道門戶”。而震聲南至河西務,東至通州,北至密雲、昌平,甚至遠距京城數百裏的遵化、宣化、大同、山西廣靈縣及天津等地都發生劇烈震動。“京城中即不被害者,屋宇無不震裂,狂奔肆行之狀,舉國如狂,象房傾圯,象俱逸出。遙室雲氣,有如亂絲者,有五色者,有如靈芝黑色者,沖天而起,經時方散”。又及,“兩萬多居民非死即傷,斷臂者、折足者、破頭者無數,屍骸遍地,穢氣熏天,壹片狼藉,慘不忍睹”。壹時間人畜、樹木、磚石突然騰空而起,不知去向。


爆炸力之大,乃至炸飛的“大木遠落密雲”,石駙馬大街(今新文化街,在西單南側)上有壹五千斤重的大石獅竟被擲出順成門(今宣武門)外,其後“木、石、人復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數,人以百數”,在爆炸中,“所傷男婦俱赤體,寸絲不掛,不知何故”,而且“死者皆裸”。 事後有人入京報告,西安門附近落下鐵渣滓,人們的衣物飄至西山上或東北郊,高掛樹梢,昌平的州教場中,衣物、銀錢、首飾、器皿也零散壹地。王恭廠事件爆炸威力之大,撼天動地之巨,遠非火藥庫失事或地震引起災變所能解釋。然而值得壹提的是,爆炸中心卻“不焚寸木,無焚燒之跡”。


正在爆炸中心範圍內,走在街上的官員薛風翔、房壯麗、吳中偉的大轎被打壞,傷者甚眾,工部尚書董可威雙臂折斷,禦史何廷樞、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兩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楊總兵壹行連人帶馬並長班關7人沒了蹤影。承恩寺街上行走的轎子,事後被打壞在街心,女客和轎夫都不見了。還有粵西會館路口的塾師和學生壹共36人,壹聲巨響之後,也沒了蹤跡。更奇怪的是,到京才兩日的紹興周吏目之弟於蔡市口遇六人,拜揖尚未完,周某的頭突然飛去,身體倒在地上,而6人卻無恙。爆炸之時,許多樹被連根拔起,掉落在遠處,豬馬牛羊、雞鴨狗鵝,甚至殘破的頭顱及手腳更時紛紛被卷入雲霄,又從天空中落下。


據說這壹場碎屍雨,壹直下了兩個多小時。木頭、石塊、人頭、斷肢,還有各種家禽的屍體,紛紛從天而降,其中尤以德勝門外落下的人臂、人腿更多。皇帝明熹宗正在乾清宮用早餐,突然地動殿搖,起身便沖出乾清宮直奔交泰殿,情急間“內侍俱不及隨,只壹近侍掖之而行”,途中“建極殿檻鴛瓦飛墮”,近侍的頭部遭飛瓦擊碎而當場死亡,紫禁城中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墮者二千人,俱成肉袋”。皇貴妃任氏宮中器物紛紛墜落,繈褓中的太子朱慈炅當日身亡。


影響


王恭廠災變規模之大,據說連蘇州(離京180裏,非江蘇蘇州)城東角亦震坍壞房屋數百間。事發時的明朝正值內外交困、風雨飄搖之際,國家政治腐敗,宦官專權,善惡不分。災難的消息迅速傳遍全國後,朝野震驚,中外駭然,人心惶惶。天啟年間各種天災人禍都比不上王恭廠的破壞程度,故沈國元於《兩朝從信錄》中稱此災變“乃古今未有之變也”。很多大臣認為這場大爆炸是上天對皇帝的警告,紛紛上書,要求熹宗皇帝匡正時弊,重振朝綱。皇帝不得不下了壹道“罪己詔”,表示要痛加省醒,並告誡大小臣工“務要竭慮洗心辦事,痛加反省”,希望借此能使大明江山長治久安,萬事消弭,且下旨發府庫萬兩黃金賑災。此事後來亦被禦筆太監加載明朝正史。


起因假說


對於王恭廠災變的成因,幾百年來壹直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說是火藥自爆,亦有認為是由地震、火藥及可燃氣體靜電引爆同時作用者。至於天然氣引爆說、隕石墜落說、隱火山地內熱核強爆說、甚至原子彈爆發及外星人入侵等假說更多。但由於王恭廠災變的記載中有眾多怪異現象,在相信這些記載皆為真實的前提下,均不可能由其中單壹之因素造成,故每壹種觀點都無法使人完全信服。


對於“不論男女盡皆裸體,未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的現象,亦有許多解釋。經推斷後,認為最有可能的原因是由於爆炸產生的沖擊波所經之處,會形成瞬間真空的緣故。此時衣服不是貼在身上的,便會被瞬間扯開。


壹般來說,王恭廠災變的成因最為眾人接受者有以下四種:


地震說


據史料記載,京畿僅明代就大小震百余起。雖官方未明確此災變為地震所致,但災變前後如“大震壹聲”、“殿震”、“震撼天地”、“時息地震”、“震後”等種種跡象與地震均有諸多相符之處。若王恭廠災變,是因地震直接促發火藥庫而引起的,那麽這次地震具有烈度大而震區面小的特點,比如震災中心(宣武門內大街以西,刑部街以南)破壞力幾乎達到摧毀性程度;然而在離震災中心較近的建築真如寺、承恩寺等均未受到多大破壞,這種情況是舉世未見的;再者蘑菇狀煙雲,也不是地震出現的現象;又如“不論男女,盡皆裸體”,“寸絲不掛”,“褫衣物”的現象,也非地震的後果;至於災變中產生的巨大沖擊波,在地震史上恐怕也少有先例。


龍卷風說


龍卷風具有突發性和毀滅性特點,經常發生在春末夏初季節。就王恭廠事件的災害範圍及“僵屍重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之景看似為此風所致。而龍卷風襲擊範圍往往在災區百米之外很平靜,就是受災區與非災區界限分明,而地震就不明顯。至於石駙馬街大石獅飛出宣武門外,史實確有記載,並且王恭廠之北的數千斤重物——石獅子被甩到南城墻外,然而並未見城墻塌陷,故石獅子的遠拋似為龍卷風的巨力造成。然而災變前如“從西南方,有聲如雷;雞犬皆驚,振物有聲;初九醜時,復巨聲西來,門窗皆響;震聲南至河西務,東至通州,北至密雲”等征象,單以龍卷風之說也難以解釋。


隕石說


文獻中記載“有聲如吼”,“但見飆光壹道,內有大光”,“忽大震壹聲,裂逾急霆”,“深坑數丈”,“煙雲直上”,“巨石空中飛註如雨”,“煙塵障空,白晝晦冥”,“西安門壹帶皆霏落鐵渣,如麩如米”的情形,與隕石沖向地球時,和大氣層摩擦形成的火花、火球,及撞擊地面造成的震動與響聲等現象相當吻合。此外隕石也有使房屋“猝然傾倒”,“大樹盡拔出土”,以及“大木飛至密雲”,災區數裏“盡為齏粉”的可能。且後來經衛星光譜掃描圖像的處理手段,可發現蓮花池、馬連道壹帶有環形暗斑,宣武門西南側也有6至7個不等的異常半圓,亦可能是隕石沖擊的遺痕。


但此假說也難以造成災變前後種種與地震符合的征兆,以及損害不平均和脫去衣物的疑點。


火藥焚爆說


由於王恭廠火藥庫正是災變中心,故災後就曾有人說:“王恭廠不戒自焚,致都城之擾”。再加上王恭廠爆炸造成“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沈”和巨大的傷亡現象,及王恭廠制造火藥的特殊性,讓很多人相信此事件是王恭廠黑火藥引爆所致。據史料記載:“每五日,三大營共領火藥三千余斤”。若這麽多火藥壹旦發生焚爆,可能在瞬息間形成高溫高壓的氣流,並迅速向周圍擴散,可下沖使地面成坑,向四周可使建物傾倒,上可攜物飛空,甚至“大震壹聲,裂逾急霆”。


至於為何火藥會爆炸,經後人推斷可能是人為因素,即由生產、搬運不慎而摩擦引爆,甚至可能為後金派遣間諜破壞;另外則可能是由於火藥在沒有空氣的情況下能分解而產生自爆;另有學者認為災難發生的5月正值幹季,空氣濕度小,火藥制造時易生靜電打火或摩擦打火。


雖然這是唯壹看似有事實依據的相對最可能說法;但當時的普通黑火藥是否具有2萬噸TNT當量使千斤石獅飛行於街外、平地陷巨坑二丈許、將衣物卷走而致男女俱赤裸、寸絲不掛的巨大威力,則難以火藥焚爆說解釋。況且在王恭廠爆炸之前發生的地鳴和火球等征兆,亦不可能由火藥引爆而產生。另外最具科學性的反證是火藥庫管理至明朝時已經有百年以上歷史,諸多儲存安全距離和安全規範已經行之有年,且現代火藥庫爆炸都不具有整個廠區每壹顆火藥瞬間同時引爆的範例,正常狀況都是先壹座庫的部分爆炸再逐次爆炸延燒開到周邊其他庫房,期間中小型爆發不斷,絕沒有像核彈瞬間全部引爆釋放威力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