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川木来说,他没有亲生父亲,因为他的亲生父亲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川木从小就没有母亲,和自己的酒鬼老爸相依为命,但是酒鬼老爸每天喝酒不干活,所以为了养活这个家,川木从小就出去干活赚钱。

但是赚到的钱都给酒鬼父亲买酒了,他什么也没有,还要被父亲毒打一顿,但是对于川木来说这都是还可以忍受的,他不想要失去这个家,不想要失去自己的父亲,所以每天都在忍耐,自己喜欢的小金鱼不敢买,因为要给父亲买酒。

但是很可惜,川木的这一份感情并没有被川木的父亲理解,反而不断殴打川木。后来慈弦出现了,慈弦带着很多钱来,用可以买下一个国家的钱从川木父亲的手中买下了川木。就算年幼的川木再怎么恳求父亲不要卖掉自己都没有用,父亲为了钱已经彻底放弃他了。

从这一天开始,川木就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亲生父亲了,那个为了钱而卖掉自己的人并不是自己的父亲,但眼前的人——慈弦,也不是自己的养父。

养父慈弦
慈弦将川木待会壳组织基地,并且不断对川木说他是川木以后的父亲,川木就是他的儿子,川木一开始还不能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他理解了,慈弦根本就没有当他是儿子,他只是慈弦的计划里的一枚棋子。

自从楔的实验成功之后,慈弦就开始对川木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强迫川木要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学会对楔的使用以及学会战斗技巧。但这些对于一个才几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一直被慈弦虐待,童年根本没有留下一个好回忆,全都非常痛苦。

因为慈弦从小就对川木非常不好,所以川木才会觉得慈弦非常可恶,川木极度厌恶慈弦,也极度厌恶自己左手上的楔,心中也在盘算着如何才能解决掉慈弦,或者想方设法逃离慈弦的身边,如果有可能,他还是要回去复仇的。

精心呵护
其实慈弦的做法太笨了,慈弦本体是大筒木一式,大筒木一式还是太不了解人心。他的确非常强大,但是却一点都不懂人心,如果大筒木一式真的足够了解人心,就一定不会这么暴力的对待川木,他应该对川木温柔一点,起码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有趣!”他笑笑,随即面上一寒,道,“你是怎么认识蒙阔的?”
“他叫蒙阔吗?”我面上惊讶,脑中却已想好了说辞。
“你不认识他?”
“见过。”我扶着身边一块假山石轻巧地跳了上去,看来要谈挺久,先坐下再说。随即灿烂一笑道,“风公子难道不知道我半年前私奔,今日刚回来吗?大概三月的时候,我在祁国一家客栈偶然见过蒙将军一面。谈不上认识。”
“私奔?”他走到我身前,与我平视,长得……还挺高的,眼睛有些危险的眯了起来,声音仿佛又冷了几分,“你和人私奔?”
我笑得更开心,点了点头。什么政治婚姻?见鬼去吧!此刻真是万分感谢蓝莹若当初的盛举,在这个时代总不会有人愿意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子回去吧?
忽然,他的手紧紧扣住我的下颚,

如果是精心呵护川木,那么川木很有可能会接受他,然后川木真的来上演一个认贼作父,慈弦就真的有了一个完美的容器和养子,还很听话,就不会搞出现在这么多幺蛾子了。但是很可惜,大筒木一式控制慈弦,根本就没想过让川木心甘情愿认他为父亲的这种情况。

川木最终还是叛逆了,选择了和壳组织对立的那一面,现在慈弦想要把川木抓回去可就难咯,不仅仅是因为川木不停躲着壳组织,更因为川木认了鸣人做爹,还有木叶村作为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