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他乡挺好的》首播,直戳内心,直面真实,但无比温暖

7月19日夜间,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湖南卫视单集首播。芒果TV方面,则更新三集。基于目前已经上线的三集剧情内容来讲,《我在他乡挺好的》直戳观众内心,人物与故事双真实,情感呈现到位,被直面的生活真实背后,亦有人与人之间的彼此温暖。这部电视剧,个人认为,是近期最优的作品之一。

真实感,是该剧的最大特点。剧作当中,塑造的几位女孩的北京工作与生活,都是扑面而来的真实气息。这是一种久违的现实风格。租房被骗,工作被辞,生活总有让人不堪忍受之轻。上司去休产假,新来的领导,要一朝天子一朝臣(后续剧情证明,并非如此)。自己就喜欢一个名牌包,男朋友却送来一个二百八高仿的。三十五岁的年龄,已经无法在相亲婚恋市场上挑肥拣瘦……

如此种种,可以说每一个桥段,都直戳观众内心。那么,这部电视剧,是男性剧,还是女性剧呢?表面上来看,很多扎到观众内心的桥段,都是女性属性上的。但是,这部剧作情节当中,也有大把地对男性角色的人文主义关照。比如,送假包的男友,是小学体育老师,他每月工资,根本不够一个真包的费用。再比如,女主角的新来的男上司,看似冷漠,实则内心温暖。

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特点便是,敢于直面这些真实,但并不把作品带入莫大的悲凉当中去。首集当中,金婧饰演的角色,从天桥上跳下,选择了自杀。生活当中,最欢乐的那个人,却承受着别人不知道的苦痛。喜剧的背后,竟然藏着悲剧。生活当中给我们带来欢乐的那个人,我们却忽略了她是否也和我们一样欢乐。从天桥一跃,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以往都市剧当中,很难触碰的桥段内容。《我在他乡挺好的》首集,便拿出了这样的剧情,戳入了观众的内心。

但是,直面背后,并非冰冷的绝望。电视剧作品,不怕展示真实,更不怕展示悲苦,最怕的是叙事态度上的绝望感。《我在他乡挺好的》三集观看完毕之后,我认为,这部电视剧的叙事态度当中,有莫大的温暖感——编剧试图用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去化解这些生活当中的苦楚。这种叙事态度,让作品来到一个新的艺术境界——艺术的最终目的,就是人去对抗命运哲学上的悲剧性。

影视剧作品,是讲故事的艺术。通过人间悲欢离合的故事,带来观众的,不仅仅是情绪上的眼泪,更是理性思考上的回眸。因为人生已多悲苦,所以我们更应该彼此温暖。看完了《我在他乡挺好的》,我们似乎不仅仅是感慨自己如何北上广“漂泊”,而更是我们既然都是打工人、都是为理想奋斗的人,那么,我们更要彼此温暖。剧作当中,男主角以上司身份,建议女主角休息,则是这种人性的温暖。

而第三集的最后,则是一次情绪上的小高潮。女主角为了明天的发布会,独自加班到深夜,眼看着就要干通宵了。可这个时候,同事们都来了,并且都说,自己不是特意来的,就是路过,过来看看。众人拾柴火焰高。这就是我们要的时代发展带来的温暖感。看完这样的剧情,我愿意在同事加班的时候,不求回报地帮助同事一把——这或许就是剧作带给人间的温暖。

当然,单靠真实感和温暖感,还不足以让该剧如此饱满。在叙事技巧上,《我在他乡挺好的》,采用了两个值得注意的技巧。第一个,喜剧的叙事态度。第二个,悬疑的设置。我们不妨分别聊一聊这两个技巧。

《我在他乡挺好的》当中,虽然里边有很多的悲剧性的内容,但是,在人物塑造上,还是主打喜剧的原则。剧作当中,每一位女主角,都有自己乐观的一面,即使面对生活当中的苦楚,都会以开玩笑的方式回应出去。这种喜剧的叙事,容易带给观众更多的生命的乐观。任素汐、金婧等喜剧演员的运用,乃至于很多喜剧脱口秀演员的客串,恰到好处。

悬疑的设置方面,这是让观众们产生追剧动力的另一个原因。观众们想要看到一个真相,压垮金婧角色的最后一根稻草,到底是什么。三集剧情,正在逐渐放出真相。而这个真相背后,可能正是剧作要带着我们一起反思的。我想,这样的作品,虽然呈现冰冷,但内核却极其温暖,因此,我认为它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