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薇 xin 公..众..号: 小兰追影

关注后点击影院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薇 xin ..众..号 小兰追影

只有这四个字 小兰追影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有些资源暂时无法观看,次日再搜索即可。

==========================

匆忙上阵的史密斯特遣队

在1950年7月5日黎明前的阴雨中,由六门105毫米榴弹炮支援的两个不满编美国陆军步枪连(总兵力约400人)在韩国乌山以北的一座马鞍形的小山上挖掩体据守。这座山是一个突出的面向北方的防御阵地:时至今日,一名士兵仍可以在那座山上看到8英里长的关键战略公路,这条公路向西北弯曲,通往今天被称为三星之家的水原市,但在1950年,水原市以环绕它的华城要塞的古老城墙而闻名。

史密斯特遣部队作战示意图

两周之前,朝鲜在苏联的支持下越过了三八线,对美国支持的韩国发动了进攻。到了6月30日,在意识到朝鲜人民军攻势的真实规模之后,哈里·S·杜鲁门总统命令陆军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向朝鲜派遣地面部队。麦克阿瑟立即寻求授权,“将一支美国团战斗队转移到所讨论的重要地区进行增援,并从驻日部队中集结两个师的兵力,以进行早期反攻。”杜鲁门批准了麦克阿瑟的计划,麦克阿瑟指示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H·沃克中将,命令驻扎在日本的第24步兵师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朝鲜。沃克则向师长威廉·迪恩少将传达了初步的口头指示。

目前的问题是,驻日美军没有一支满编的团级战斗队,驻日美军也没有足够的C-54货机来运输这样一支部队及其装备。两位指挥官选择不花时间临时组建一个团级规模的战斗装备或等待更多的飞机,他们担心这样的延误会影响麦克阿瑟的快速部署计划。

相反,他们决定派遣一支小规模的部队“与敌人交战”以迟滞敌人的进攻,第24步兵师的其余部队将从海上通过釜山港进入韩国。小规模部队不是要求的满编团战斗队,而只是一个不满编的步兵营,总共只有400人。当这支规模很小的部队前往韩国与数量上占优势的敌人进行交战时,它将没有坦克、前方空中管制人员、作战工程师、医疗支援、防空、宪兵,或是标准的团级战斗队的信号和侦察排。

美国军方做得对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挑选一个好人来领导部队。

三十四岁的查尔斯B史密斯中校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战斗老兵。1939年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1941年12月日本进攻珍珠港时,他一直驻扎在夏威夷的瓦胡岛,二战期间他一直在太平洋作战。现在他要指挥第一支美国作战部队在朝鲜战争中与敌人交战。

史密斯后来回忆说,1950年6月30日晚上,他在日本九州岛伍德营的宿舍里被第24步兵师第21团团长理查德·W·斯蒂芬斯上校的电话吵醒。斯蒂芬斯称:“战争开始了。穿上你的衣服,向指挥所报告。”史密斯接到命令,以团第一营为主组建一个临时步兵营,不包括A连和D连,带到伊塔祖克空军基地。

迪恩将军在伊塔祖克等着史密斯。他命令史密斯在离釜山尽可能远的地方阻止朝鲜人,并“封锁尽可能远的主要道路。”迪恩还指示史密斯在登陆后去找驻韩美军副司令约翰·H·丘奇准将。迪恩说:“很抱歉,我不能给你更多的信息。我只有这些了。”

当天晚些时候,史密斯从一份正式的作战命令中获得了书面指示:“一旦着陆,立即根据情况,用迟滞敌人的兵力,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向北方推进,与现在从首尔向南推进的敌人交战,并推迟他们的前进。“沃克和迪恩忽略了告诉史密斯,他被命令迟滞的敌人实际上是朝鲜人民军的精锐。

抵达韩国的史密斯特遣部队

遭遇惨败

史密斯特遣部队包括两个不满编的步枪连,B连和C连,以及营部连的一半。支援他们的是半个通信排;一个75毫米无后坐力炮排,只有四种必备武器中的两种;两门4.2英寸迫击炮;六具2.36英寸火箭筒;四门60毫米迫击炮。几乎所有的武器都是二战时期的。

史密斯特遣队的士兵只携带了120发点30口径的子弹和两天的口粮。特遣部队的406名士兵大多20岁或20岁以下,只有一小部分军官和士兵曾参加过战斗。

在韩国着陆后,史密斯和他的人被驱车17英里到达釜山火车站,在那里,欢呼的当地人站在街道两旁,在士兵经过时挥舞着横幅和彩带。特遣部队从釜山乘火车前往大邱,于7月2日早上到达。史密斯在那里会见了丘奇,并召集了美国和韩国的军官。丘奇在在地图上指着一个偏北的点称:“我们在这上面有一点行动,”。我们所需要的只是那些看到坦克就不跑的人。丘奇完全知道他派史密斯和他的临时营参加的“小行动”将使他们面临朝鲜人民军第4师的两个团,朝鲜人民军还得到了一个坦克团的支援,朝鲜人民军的兵力达5000人和36辆坦克。。丘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向史密斯通报这一情况,他没有告诉史密斯,朝鲜人民军的先头部队刚刚攻占了水原市,击溃了韩国几个师,附近没有留下完整的韩国陆军部队可以支援史密斯。丘奇显然和他之前的迪恩和沃克一样,认为两个实力不足的美国步枪连“表现出决心”就足以鼓励韩国部队,并挫败朝鲜人民军。然而,史密斯是一名职业军人,他下定决心要弄清楚他的部下到底将面临什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纸面上,史密斯特遣部队已经“战争准备就绪”。1950年3月,史密斯的第21步兵团第1营在营战术测试中获得了美军驻日本所有部队中的最高分数。尽管如此,他们中很少有人预料到这种战备状态会受到考验。当他们接到紧急命令飞越日本海并帮助阻止韩国军队溃败时,他们一直在占领日本。韩国军队在放弃首尔后全面撤退。特遣部队的上级指挥官,布里格。约翰·H·丘奇将军告诉他们,他们的任务是为朝鲜人提供“道义上的支持”,他漫不经心地告诉史密斯:“我们需要的只是那些在那里看到坦克时不会逃跑的人。”,美军驻远东地区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后来称,他打算让特遣部队“傲慢地展示自己的实力”。

当地时间7时30分左右,一列33辆朝南行驶的朝鲜坦克在高速公路上清晰可见。它们是苏联制造的T-34,和二战中用来打败纳粹德国的坦克是一样的。当敌军主力坦克在四千码外时,美军105毫米榴弹炮(第52野战炮兵团的一个连,共134人)开火了。令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的大部分炮弹都从坦克的棱形装甲上弹飞了。英勇的奥利·康纳少尉用2.36英寸火箭筒向一辆只有15码远的T-34坦克只装备了轻型装甲的尾部发射了22枚火箭弹,火箭弹全部弹飞,这让他更加感到震惊。如果特遣部队装备了当时已装备驻德美军的3.5英寸火箭弹,结果将是完全不同的。

美军2.36英寸火箭筒

到了10点,遭到美军炮火袭扰的朝鲜坦克纵队隆隆地沿着分割史密斯防御阵地的公路轰鸣而下,消失在南方。美军炮兵击毁了两辆坦克,又击伤了两辆,但在这个过程中,前出的榴弹炮炮兵消耗了特遣部队所有6枚珍贵的反坦克炮弹,这是他们唯一能穿透T-34坦克的武器。

史密斯特遣部队看到坦克后没有逃跑,但它也知道它对朝鲜军队的坦克无能为力。坦克切断了连接步兵和大炮的通讯线路,冲垮了大炮阵地,造成了不知数量的伤亡,使特遣部队遭受重创。

11时15分左右,另一支朝鲜人民军纵队出现。它的队列有六英里长,包括坦克和成千上万的步兵。史密斯特遣部队再次开火,但不到半小时,他们就被包围,朝鲜坦克用机关枪和大炮扫射阵地。麦克阿瑟所希望看到的那种美军士兵的傲慢消失了,许多人开始四处奔逃。由于寡不敌众,装备不足,史密斯下令撤退,抛弃了死者、不能行走的伤员和榴弹炮。

正是在撤退期间,美国人遭受了最大的伤亡。企图把伤员抬出战场的人被打倒了。许多人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迫击炮和机关枪的火力下,美军士兵四处奔逃,留下了他们的重型武器和至少24名伤员。当前进的朝鲜人遇到美军伤员,他们就地枪杀了美军伤员或者把美军伤员捆绑后处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