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住 微  信 公 众 号:【枫叶追影】


关住后进入影院搜:片名,即可在线免费完整观看+百度云网盘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住吧~


关注《枫叶追影》,公纵号四个字为官方账号,其他都是骗人的,从此追剧不是梦~0



《暴雪将至》里,余国伟用十一年,等来了一场多余的雪。戏外,段奕宏很快迎来了影帝的殊荣。

于是他决定干点儿演员以外的事,拉着制片人肖乾操以及另外两位好友,一起成立了一家影视制作公司。

图片

肖乾操接受Ifeng电影专访

四年过去,他们只干了一件事,找“雪”。

《双探》里的暴雪铺天盖地,段奕宏冷得每根毛发都结满了霜,肖乾操说,“我把余国伟没有淋到的雪让李慧炎淋透了。”

选择在冷冽的边境城市延边拍摄,是他的主意。

“我当时有个直觉就是这是一个边陲之地发生的事情,而且这个边陲之地不仅寒冷,地貌也是多样的,有很高的山,有像原始森林一样的地方,有结冰的河,这些元素都在脑海中萦绕。”

他们勘景时顺着边境一路向北,终点刚好是延边州。

图片

肖乾操勘景照片

中朝交界处文化交融,长白山也在此绵延,这里的一切都很符合肖乾操的想象。

“它无形中反哺了我们剧本创作上的一些选择,这个剧本实际上是我们确认开发之后,一边看景一边写的,它们是互相影响的。”

16集短剧,他们在延边的暴雪将至前开拍,又赶在疫情来临前杀青。

遗憾的是,为了尝试各种可能性,《双探》剪了整整一年才和观众见面,错过了去年悬疑短剧的爆发期。

“我们会有我们的坚持。”

而当观众审美被优质短剧影响,从而拉高对《双探》的期待之后,《双探》的豆瓣评分没能达到肖乾操的预期,累计播放量也刚刚破亿。

“电影里面我们会讲究故事情节在前面积蓄力量,然后在最后爆发,就得把力量的分配考虑得很清楚,因为可能观众等不到你在后面爆发。他们有权利选择另外的东西。这是我们团队第一次做剧,经历之后我才发现剧集的创作规律和电影的有蛮多的不一样。”

确实,《双探》和其他悬疑短剧,很不一样。

图片

在戏剧的真实和生活的写实之间平衡

《双探》第一集,15岁的少女范晓媛被绑架,段奕宏饰演的警察李慧炎追车未果后选择报案,然后等待结果。

图片

观众看得很着急,孩子都被绑架了,这个警察为什么不在追车之前报警呢?

报警之后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查看监控录像,怎么还有心思回家跟儿子聊天呢?

但这时候李慧炎对和自己讨论“绑架”的儿子说了一句话:“我这程序没走完呢,你那给定性了。”

“我们做了很多功课,其实真实办案就是这样的。”

观众是全知视角,但是对于剧中人来说,信息不全。

“一个真正的警察在办案的时候,他们程序上是要有批准的,也就是说后来(程序批准之后)他们调了摄像头,发现绑匪去了暖瓶厂的时候,才决定去追,那个程序是对的。”

图片

《双探》从大纲到最终拍摄完成,关于警方办案的流程和细节全部都有警方指导审查,所以这部剧播出以后反而备受警方认可

“公安的朋友说你们这戏拍得非常真实,他们能感受到那种真实。”

观众和业内的不同反馈随之带来另一个问题的探讨——如何平衡戏剧的真实感?

是按照观众想象中的真实来塑造,还是尽可能还原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这两者之间还是有距离的。这个距离要怎么去平衡,是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问题,尤其对于我们这种做剧的新团队来说。”

肖乾操他们第一次做剧,选择从写实入手,在绝大多数剧组只能搭建警察局拍摄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为数不多还在胡同里办案的警察局。

图片

“我们拍的时候花了很大力气,因为观众一眼就知道这是北京的警察局,我们的出发点实际上是想提供一种非常写实的质感。”

《双探》全程都是实景拍摄,所有观众看上去不像现代建筑的地方,不管是北京还是延边,都真实地存在于2019年。

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一部发生在十几年前的年代剧,但其实并不是。

“包括老段住的胡同里边没有卫生间,观众都说这不对,但其实现实中北京二环内的胡同大部分就是这样子。但这个问题我不辩论,我觉得观众的反馈我们是要吸收的,未来对于我们创作者来说要学会解决这个平衡的问题,生活中的真实和戏剧中的真实如何选取和平衡,这是我们要去总结的问题。

图片

老友重聚,没有人是“随便演演”

段奕宏不但是《双探》的主演,也是监制,筹备过程中承担了选角重任,还是表演指导,力求亲力亲为。

图片

“他这个监制做得太负责任了,这个戏每个演员都是段老师亲自看简历面试,面试视频拍了高达数十个G。”

张国强是看到《双探》的组讯后主动联系的段奕宏,问他做监制拍剧这事是真的假的,是不是骗子,段奕宏说是真的。

张国强一听急了,说你做监制为什么都不招呼一声呢?我们作为你的兄弟应该来支持你。

张国强、邢佳栋、刘威葳、高峰是和段奕宏拍过《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好朋友。

图片

图片

在冷库里被冻死的老七,是演员张林,他同时也是《暴雪将至》里被段奕宏饰演的余国伟打死的嫌疑人。

《双探》里饰演屠夫的郑楚一,和饰演东北年轻警察的申琦都和段奕宏拍过《大秦赋》。

里面太多演员是段奕宏的老朋友,他们借这部剧像老友重聚般水到渠成地走到了一起。

张国强联系他时对这部剧还知之甚少,说哪怕只有一两场戏也没关系,因为做这部戏的人是段奕宏,所以信任,所以值得。

图片

“老段后来也把这个心结放下来了,因为他特别怕辜负朋友的信任。但是既然这个东西朋友们都那么愿意支持和帮助,我们就很认真地在对比哪些角色适合哪些他身边合作过的、有信任感也有默契度的演员。”

他们的加入给《双探》带来很多惊喜,看剧本时还在头疼用什么样的方式把情节呈现出来,现场一开拍他们之间的默契立刻让人物变得鲜活。

看得久了,肖乾操觉得特别有意思,“那是一种对表演的追求。”

为了逼真,他们在拍老七被关在冷库的戏时,真的建了一个冷库,最低温度能到零下十几度,制冷器上结满了冰。

图片

张林主动跟肖乾操他们提出要真实拍摄自己被塑料布包裹的戏,说要拍就拍真的,你既然让我来,我就要对得起这个角色。

“那场戏原本可以用绿幕拍,可以合成,但是假的肯定永远不如真的。”

这场接近B级片尺度的戏,他们写得很兴奋,也很满意。

“它和屠夫的人物背景是契合的,在他的复仇之路上,人和肉挂在一起,隐喻已经呈现出来了,它同时也呼应了我们的主题,文明与荒蛮。”

所有主演里,和段奕宏相对陌生的是大鹏和曾美慧孜,但这俩人也是段奕宏一开始就相中的。

图片

图片

2018年金马奖晚宴上,段奕宏和肖乾操坐在一起,他们左边桌上有大鹏,右边有曾美慧孜,当时《双探》第一稿还没写出来,俩人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觉得他们像周游和乌娜吉。

接洽之后,大鹏和曾美慧孜对《双探》的文本和风格很感兴趣,慢慢开始了创作上的研讨。

大鹏本身就是东北人,和他饰演的周游一样,年少离家,后来借拍电影的机会又重返家乡。他和周游一样,都在追溯自我。

肖乾操能感受到大鹏在影片类型上的突破与追求,也认为他很适合诠释《双探》这个发生在东北小城的故事。

图片

“他看完剧本第一稿的时候说,这个戏让他想到了《冰血暴》,我觉得他是一个乐于接受挑战的演员,所以我们愿意一起来迎接这次挑战。”

《双探》的演员表里没有任何流量艺人或偶像演员,肖乾操他们并没有刻意排斥这些演员,只是坚持选择契合角色的演员。

“所有人都是抱着做作品的态度来拍的,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糊弄人的东西,随便演一下就完事了,包括只有一两场戏的配角,一个都没有。”

图片

工业化不是流水线生产

是稳定输出

《双探》的诞生和其他很多优秀国产剧一样,之所以品相好,是因为它不是在流水线上生产出的商品,没有人把它当做一个“行活儿”敷衍了事。

他们可以选择更容易的方式,但是却主动走上了最难的那条路。

这也越来越成为衡量国产剧是否优质的标准。

你可以吐槽剧情节奏慢,可以认为剧中年代处理还不够清楚,但实景拍摄下画面扑面而来的真实感,他们的构图、打光、角色脸上的冰霜,都能让你清晰感知到,这绝对不是一部烂剧,只是好得还不够明显。

图片

图片

能持续输出同样高水准的内容,是肖乾操判断作品是否为工业化制作的标准。“每一个环节,你的标准能一以贯之并且坚决执行下去,我认为这个叫工业化。”

他们团队现在有10个制片人,每年评估的项目数量不低于300个,每个项目都要出非常详细的评估报告,从人物小传、角色定位、卖点,到题材、故事、发展性,甚至要评估请谁来演。

“今天你看到的《双探》,是我们从海量的项目中选出来的,而且这个筛选工作此时此刻还在做。”

相比于“怎么拍”,肖乾操认为自己作为制片人,面临的更大命题是“拍什么”。

“我在拍什么这个事情上花的时间一点都不比怎么拍少。”

工业化不意味着快,而是在漫长又严谨的评估体系下,维持住每一个作品的水准。

“007那个IP干了起码有50年,为什么?因为它的标准从来没有降低,谁来演007都是那个范儿,你只会因为演007而火,而不是007因为你演了才火,我认为这是工业化的一些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