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中,杨根思、冰雕连等“至死不退”的英雄事迹广为流传,而《长津湖》为何没有以他们的故事为核心进行创作?于冬表示,《长津湖》不是拍一个战斗故事,不是拍一个战斗英雄。“长津湖战役是具有史诗感的一个战役,战役就是鸿篇巨制,从这个战役如何布局、两军对垒到最后交锋的过程,这需要一个宏大的视角来展现,而不是从某一个人来说。所以我们用了七连作为故事线,将这个连队的艺术形象和历史人物、真实事件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所以,杨根思、冰雕连是战争的一部分,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地瓜追影】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免费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地瓜追影】,从此追剧不是梦~

==================>>>>>>>>>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黄建新介绍说,《上甘岭》等电影拍的是朝鲜战场上的西线作战,很多人对东线作战了解得比较少,“像‘冰雕连’的故事,我是在90年代才知道,原来东线那么艰苦。面临着历史上几十年不遇的寒冷天气,我们的战士们连厚棉衣都没有,而且白天敌机轰炸不得不隐藏起来,晚上才出来打仗,加上通讯设备不足,又没有坦克,没有重武器,也没有飞机。但是美军全是“佩刀”(F-86战斗机)、“黑寡妇”(P-61战斗机);B26、B29轰炸机等等,志愿军面临着武器强盛于自己无数倍的兵力。那个时候就觉得真是难以置信,但又的确是事实。当了解到我们牺牲了那么多人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残酷而又伟大的转折,后来,有了互联网之后,可以看到更多影像资料,了解得越多,就会越有一种冲动,如果有一天可以拍它的时候,那会是一部特别有意义的电影。”



黄建新表示,片中的七连是虚构的,“毕竟是故事片,如果太过写实,是很难写下去的,所以七连是虚构的,在背景设置上参考了许多方面。”杨根思和“冰雕连”虽然不是影片中的重点叙事对象,但他们的精神都在影片中体现,组合起来才是《长津湖》。



《长津湖》不是“拼盘电影”,为什么要用三位导演拍摄?



于冬透露,在决定拍摄《长津湖》后,他一直在考虑由谁去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中国任何一个导演单独拍,都难度巨大。它的格局,它的题材,它的故事要求它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在冬天拍完,这样的任务,一个导演在一年内是无法完成的,所以需要有更好的团队、更好的制作班底、更多时间的准备。我几乎和国内一线大导演都谈过,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理解,也有自己考虑的角度。前期刘伟强导演开始筹备,中间因为疫情停下;后来有徐克导演、陈凯歌导演重组,我们又重新整理剧本,最后林超贤导演加入。整个过程都是机缘的组合,到了这个时间点了,这些人就出现,这个机会就来了。”



于冬和黄建新都表示,《长津湖》虽然是三位导演联手,但它不是“拼盘电影”,黄建新解释说:“第一,《长津湖》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不是临时起意的剧本,《长津湖》是一个有着完整走向的电影,片中创造了一个连队的集体形象,也创造了两个主角——千里、万里两兄弟。同时我们也写了领袖的儿子,一个领袖的孩子,一个平民百姓的儿子,都为了国家冲锋在前,它是一种精神上的通达,非常完整,‘拼盘’的前提根本就不成立。”



第二个原因,则是影片拍摄难度,像《大决战》也有导演组,是很多导演参与的,黄建新说:“那样规模的战争电影,只有一个导演拍,至少得拍4年,所以《长津湖》有三个导演大家一起执导是很正常的事情。”



于冬表示三位导演各有所长:“陈凯歌导演有非常宏观的历史维度,知识储备是最强的;徐克导演擅长现代电影的技术、特效和对整个商业片的把握;林超贤导演是这些年中国拍战争片和动作戏最好的导演。我请陈凯歌导演来把握整体电影的基调跟主题;徐克导演注重他擅长的商业电影的表达、对美学的追求;林超贤导演注重拍动作戏跟战争戏,以及对细节的把握——这三个人往这一放,化学作用非常强。”



三位导演如何分工协作?



于冬介绍说三位导演分三组同时进行,“说是三组,实际上三位导演背后还有A组B组C组,大大小小加起来有16个组在跟着导演同时推进。”



说到三位导演的具体分工,于冬透露:“陈凯歌导演负责拍摄志愿军入朝鲜的部分,那几场戏的时代特征、时代气息,人物性格的确立,陈导都把握得非常完美;徐克导演主要注重影片故事的完整性和生动的细节展示部分;林超贤导演更注重惊险刺激的战斗场面,以及在动作设计当中完成人物性格和情感的塑造。三位导演分工明确,且各有侧重,再加上黄建新导演作为总监制来协调三个大组之间的人员、道具、服装以及军事装备的调配,这个过程中,摄制组里的人加起来超过了7000人,如果把三个组并行叠加的时间拉平来算的话,前前后后至少需要400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