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我不知道这个《我和我的父辈》是国庆电影,我还是放松的,刚开始也演的不是那么的不好,后来有点紧张了,因为我知道这个是国庆节的电影,就紧张,有点压力。”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 信公众号:【地瓜追影】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获取免费高清资源+在线观看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地瓜追影】,从此追剧不是梦~

==================>>>>>>>>>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因部分影片版权原因,可能暂时无法观看

次日再搜索即可

===========================

3

会紧张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和我的父辈》作为一部讲述精神传承的影片,势必会有很多戏份是关于父母和子女间的互动。

电影中,无论是吴磊与吴京,还是袁近辉、任思诺和章子怡、黄轩,韩昊霖与徐峥,洪烈与沈腾、马丽都有不少互动的戏份,这也让这群小演员们的表演变得格外重要。

在《诗》中,一开场的长镜头足足拍了四五十遍。袁近辉记得,这场戏拍了四天,每天和章子怡的戏演完,时间来得及,就会拍这场长镜头的戏,第一天从下午4点拍到6点,第二天从3点钟拍到6点,还有一天从11点钟拍到下午6点钟,只有一条是成功的。

反反复复地拍这一场戏,他倒不觉得枯燥,说自己的表演越来越熟练,爬架子的动作越来越轻松,后来一下子就爬了上去。倒是哭戏,确实得需要导演的帮助,才能哭得更加真情实感。

“那天我嗓子都快要吼废了。”回忆起这场雨中情感爆发的戏,袁近辉说,自己想着就是戏里的孩子,爸爸牺牲了,妈妈不陪自己,但“一开始哭的情感还是不够饱满,结果经过子怡老师一顿操作,我就受不了了。”他告诉我们,导演用了不少办法,让自己哭的特别厉害。

在看电影时,袁近辉也被这场戏感动了:“在哭戏的那场,我是被动落泪,而在看的时候我是主动落泪,被我自己给感动了。”

对没有太多表演经验的洪烈来说,演戏是完全不同的体验,以前拍过广告的他觉得,演戏是娱乐,但在《少年行》的剧组里,他才感受到拍戏的辛苦,比如要在海水里演戏,还有不少吊威亚的戏份。